第二百一十二章 鼎炉?【风家星空盟主祝大家新年快乐】

阴云笑阴恻恻充满了恨意的笑,嗜血的眼神看着方彻,伸出手指头,虚虚的点了点:“小子,进去你就等着吧。”

方彻露出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伸手将兰心雪揽在怀里,对阴云笑挑衅的笑道:“圣子大人真是……有点冲动了。这种事,怎么就不能看开一点呢?须知,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只要阴兄看得开,我们三人还是可以快乐的生活的。”

他也看明白了,也无比的确定了。

这个兰心雪表面上娇憨天真,但实际上却真的是利用自己来打击阴云笑的!

而且这个女子绝色的脸庞下,天真无邪的外表包裹的是一颗叵测险恶的用心。

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自己,无所不用其极的挑拨阴云笑的仇恨,却根本不管不顾自己的死活。

甚至根本不顾地府与守护者的大局。她只想要利用,别的根本都不想!

既然如此,方彻岂能轻轻放过,该占的便宜,那是要拿到手的。

是,我是想干掉这个阴云笑,但是却不是因为你的利用。

我配合你,但你也要按照我的办法来。

肩膀被方彻揽住,兰心雪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眼中极快的掠过一丝娇羞,低声呢喃道:“方师兄,这里还这么多人呢。”

“人多怕什么。”cuxi.org 猪猪小说网

方彻低头在她耳朵边上,用一种暧昧的姿势轻轻说道:“师妹,你身上怎地这么香?”

兰心雪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阴云笑看着兰心雪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小鸟依人一般被方彻揽在怀里,已经先一步爆炸了。

一声暴吼:“方彻,你是在找死!”

剑光一闪,直接冲上前。

但随即就被幽冥殿长老拦下,随即地府楚江王也是一声呵斥:“安静!”

阴云笑两眼已经完全充血了:“师叔祖,你看这混蛋……不是我不懂事……”

楚江王淡淡的看了方彻一眼,随即转头:“现在阴阳界在即,你胡闹什么?!”

对于方彻故意刺激阴云笑的行为,居然如同没有看见。

方彻顿时心中愣了一下。

这不对!

兰心雪也轻轻挣了一下,方彻顺势松手,兰心雪没有想到一下子就挣了出来,也愣了一下,想要再次靠进去,已经晚了。

忍不住嘟起嘴,骂道:“阴云笑,伱真是不可理喻!”

扭腰进入自家幽冥殿阵营。

方彻更是有点懵逼。

隐约感觉,这事情不大对劲。

雁北寒正在一边,冷笑的看着他,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方彻心中一动,靠近了雁北寒两步:“让南姑娘看热闹了,真是不好意思。”

雁北寒一脸嫌弃的退后两步:“别靠近我,你身上一股骚味。”

方彻道:“此事甚为古怪,南姑娘定然知道其中原因。”

雁北寒冷冷道:“我自然知道,只是我为何告诉你?”

“毕竟进入之后还要精诚合作……”方彻道。这事儿不搞明白,他感觉自己怎么下手都是错。

“那就合作好了再说。”

雁北寒道:“进入里面,你若是表现好了,本姑娘大人大量便给你解释解释。否则你人模人样的就变成了人家俩人的鼎炉……嘿嘿……”

说着鄙夷不屑的撇撇嘴。

鼎炉!

方彻吓了一跳,居然还有这等事?

但随即心里又是一动:若是如此,雁北寒根本不知道自己便是夜魔,为何要提醒自己?

难道她心里还是怀疑?

这时候,太阳星君已经开始讲述。

“大家多数人都知道了,此番进入的地方叫做阴阳界。本来,这阴阳界,顾名思义,乃是我们天宫与地府的专属试炼秘境……不过有些时候,也会有别门派的弟子参与,毕竟,吃独食也不是我们两家的作风……”

下面所有年轻弟子足足一千多人。

一個个都是竖直了耳朵听着。

唯一属于意外分子的一个小团伙便是:方彻,雁北寒,封云,东云玉。

四人遗世而独立一般的站在一边,听到这句话,都是反应不同。

封云面不改色,方彻微笑依旧;雁北寒眼中不屑一闪,东云玉脸上直接写满了嘲讽。

这特么真能吹。

也不脸红。

这一次若不是咱们闯进来了,你们什么时候分享过?

再说了本就需要各方气运才能开启,亏你居然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是你们两家的……

“阴阳界,一千二百年才出现一次,还希望诸位可以抓住这难得的机会。”

太阳星君道:“作为主办方,我们抽取各位阴阳界所得的物品的三成,作为此次进入的费用。”

“还有,还请诸位注意安全,在这里面,一旦死了,那便是真的死了。”

“阴阳界规则,在诸位进入阴阳界之后,便可知晓。还请诸位严格按照规则做事。”

“这是一次试炼,也是一次冒险。你们彼此之间,有盟友,有同门,有朋友,也有敌人,进入之后,也会有数不尽的阴阳界本土妖兽。”

太阳星君道:“祝福诸位好运。”

他简短的解说了一下,就结束了。

很显然。

各大门派弟子对于规则等各个方面的东西,在各自长老的灌输之下,都是已经熟极而流的,唯四不知道的,便是方彻封云等四个人。

而太阳星君也是故意的没有说明白规则。

你们进去,能明白就明白,不能明白就不明白。

那是你们的事情,反正你们已经是进去了。

这也是天宫地府在最后时刻,为了自己的弟子们可以占据优势,而唯一能耍的心眼了。

但就是这种心眼儿,让方彻,封云,雁北寒,对于天宫地府的作为,本能的升起来一种‘看不起’的心思。

太小家子气!

无论是换做守护者和唯我正教,若是遇到这同样的事情,都干不出天宫这种隐瞒的事情。

哪怕对敌人,我也是说的明明白白。

生死胜败,各凭本事。

但是在规则上下阴手使绊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简单到近乎敷衍的解说之后,太阳星君就不再说话了。

这就表示已经介绍完毕了。

东云玉嘀嘀咕咕:“这特么吃相可真难看,老子本来就一头雾水,听完解说之后,变成了一脑袋浆糊……”

“进去之后先苟住就好了,别管那么多。”

方彻瞪他一眼。

马上进去了,别弄幺蛾子了。

东云玉嘟嘟囔囔骂骂咧咧,声音很低。

“特么刚才还在故意的争风吃醋引起事端,现在却嫌老子多事……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老子好不容易离开了君何方武之冰那种死疙瘩,又落在了一个狗官手里……”

方彻:“……”

他么的,他说的还挺有道理,老子没法反驳这怎么办?

放眼看去,其他门派的弟子虽然一个个脸上努力的保持镇静,但是能看出来一个个的不自然。

显然对于进入阴阳界,心中忐忑。

毕竟,就算师门长辈介绍的再是详细,但是这些人也都是第一次进入阴阳界。

楼上。

风云棋有趣的看着段夕阳,道:“这天宫地府隐瞒规则,你不表示表示?”

段夕阳淡淡道:“此刻,不宜节外生枝。而且我们进入的人,都是天骄之中的天骄,天才之中的天才,随机应变的本事若是做不到,那么,死在里面也罢。”

随即脸上露出一幅充满杀机的笑容,淡淡道:“不过,天宫与地府如此做法,却为他们埋下了祸根啊。”

“祸根?”

“天宫的星君与地府的王者,这一次要减员几个了。”段夕阳声音平淡。

风云棋叹口气:“你杀性还是那么重。”

段夕阳冷冷一笑:“我以杀入道的,天下间无人不可杀!杀性,那是我的根本。”

风云棋翻个白眼,很想问一句:你爹呢?也杀?

但想想这句话说出来估计当场就要被段夕阳猛打一顿,于是明智的选择不说。

只是嘴里哼哼了一句模糊不清的。

但段夕阳依然警惕的问:“你说啥?”

“没啥,我说你做得对。”

风云棋热情邀请:“下棋,下棋!”

段夕阳狐疑的看他半晌没落子,刚才依稀听到这老逼登问我爹?难道是老子听错了……

……

一片静寂之中。

天宫八大星君与地府两位王者六大长老盘坐一圈同时运功。

慢慢的一股玄奥的气息,骤然间在天地之间高空中产生。

而四海八荒楼上,所有人汇聚在一起的气运之力纠缠着,形成了一个看不到的气运圈子,冲天而起,立即被天空中那玄奥的气息捕捉。

随即立即汇聚在一起,陡然落了下来。

四海八荒楼中间的平台上,立即就开始出现了一白一黑两团旋风,呼啸着盘旋飞舞。

点点星光,从旋风中不断的洒落出来,而之中的星光竟然越来越多,慢慢的光芒璀璨,整个黑白旋风都变成了群星眨眼一般。

就好像将天空的银河,搬到了这里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目眩神迷!

尤其是女孩子们,更是目不转睛,眼睛里的小星星,简直要跟这光柱媲美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