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江南第一深情语录!稷下学子懵了:舔狗是什么狗?

就在万朝都在震惊的时候,顾笙却已经泛起了困意。

望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顾笙果断选择了休息,毕竟狗命要紧。

于是万朝天幕再次沉寂下去。

只是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彻夜难眠!

大秦。

墨家众人们还未还原出后世的火铳,始皇嬴政此刻早已生出了几分执念。

火铳不仅仅只是武器,还是大秦复兴的希望。

二世而亡的惨剧,始皇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任其发生!

大汉。

高祖刘邦现在为怎么处置吕太后犯了难,毕竟是自家的糟糠之妻,可将人做成人彘的这种行为……

偏偏此刻,就在他急需要有人帮忙给出建议的时候,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刘邦此刻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放子房先生归山!

在这种时候,或许也就只有子房先生能提出点实质性的建议了!

另一时空,霍去病与汉武帝刘彻隔着数千里之遥达成了某种默契。

还要继续北上!

这群草原上的蛮夷之民,迟早会对大汉的子民造成威胁,既然如此霍去病就只能选择铁血清理了!

三国。

诸葛军师今晚注定是收获满满的一天。

火药配方已经确认,火铳的原理他已经理解。

只需要等到明日将火铳造出来,到时候或许蜀汉就能拥有一支火铳军了!

光复大汉指日可待,这如何不让他激动?

大隋。

隋炀帝杨广此刻的心情可不算太秒。

今夜他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大隋二世而亡,他的皇后沦为众人玩物,就连他自己的陵墓也在千年后被人刨开!

杨广看着漆黑一片的天幕,心中升起了无限的迷茫。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可为何老天就连他的尸骨也不放过?

大唐。

唐末黄巢此刻收回了目光,有了那位落榜美术生的珠玉在后,黄巢此刻心中当真是有无限的雄心壮志。

后世之人能行的事,为何他不行?

黄巢此刻不仅要让那群狗官知道自己有多强大,更要将那群狗眼看人低的士族全杀了!

大宋。

宋高宗赵构今夜注定难眠了!

这一夜他心中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焦灼,更有无人能够理解的为难!

在天幕的不断曝光下,赵构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后人骂得那么惨了,甚至就连姓氏都被人改了!

此刻的赵构早就已经慌了!

可真要让他完全相信岳飞的话,他心中更是生出无数的担忧。

那怕岳飞真是忠臣,曾经冤枉过他一次之后,难保他不会生出什么异心啊!

再说了,自古功高震主再强行夺取江山的武将多不胜数……

今夜,赵构注定无眠!

……

万朝天幕之下,无数观众全部都跟随着天幕的关闭而逐渐平静。

大约又是一天一夜之后。

这一次,天幕却没有准时开启。

此刻的顾笙还在加班……

深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的顾笙已经没有了刷视频的念头,又是一夜。

次日傍晚,顾笙准时出现在了家中的那个小沙发上。

摆脱了加班的痛苦之后,顾笙决定今天一定要把昨天都忘记的视频全部刷回来!

抖音,启动!

此刻万朝天幕之下,无数观众们看着天幕终于照常启动,一个个就跟上瘾了一般争先恐后地抬头观看起来。

不得不说,这玩意是真上瘾啊!

而此刻,天幕画面也渐渐显露出来。

【江南第一深情!论祖师爷那些年的经典语录到底有多少?#童锦程#江南第一深情】

【十年舔狗无人知一朝风流天下闻】

【犹豫就会败北真心就会白给】

【兄弟们记住我一句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明确的回复,就是拒绝……】

【你给一个女孩子当舔狗,她对你爱答不理的,你一口气舔一百个,那些女孩子就开始争风吃醋了,所以说,真tm是个人都犯贱】

【我说喜欢伱,又没说只喜欢你】

【钱是给女人看的,不是给女人花的】

【我就是想试一下,这强扭的瓜到底甜不甜】

【我永远不会塌房,因为我本来就是一堆废墟】

【总有人过着你想要过的生活,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你呢?】

【高端的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的】

【真诚和任何一张牌都是王炸,但唯有单走就是死牌】

【全网无前任,有也不承认】

【喜欢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下一个】

《破除思想钢印,宣传对女性怯魅第一人!》

《话糙理不糙,说实话这哥们三观真的挺正的!》

《当他说出好女孩别辜负,坏女孩别浪费的时候我直接就是一个狠狠的认同了!》

《很简单他真的把穷哥们当人。》

《全世界都在教男人如何如何去爱女人,谦让女人,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只有童锦程告诉男人,男人也要好好爱自己!》

万朝天幕之下,无数百姓们看着天幕上的内容,脸上露出的疑惑直接就贴在脑门子上了。

啥……啥情况?

自古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经深入到众人脑海,无数百姓们此刻都无法理解,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天幕上那些所谓的语录,听起来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仅没什么问题,对于那些正值懵懂之年的少男少女来说,更是大杀器一般的存在。

春秋战国。

稷下学宫内的学子不再高喊着所谓的礼乐崩坏,也不再纵情高声谈论着什么学术高深!

无他,画面中那位后世的男子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先后与数名女子一亲芳泽。

或是二人嬉笑,或是相互打闹。

可落在这群稷下学子的眼中,如何不让人躁动?

他们也都是血气方刚,正是火气懵懂的年纪,此刻自然下意识地便觉得那些话带上了几分道理。

不仅如此,众人细细品味起那些语录后,一个个更是若有所思起来!

“十年舔狗无人知,一朝风流天下闻?就是不知道这舔狗到底是什么狗!”

“犹豫就会败北,真心就会白给!莫非在男女之事上不但要果断,还要有所欺瞒?”

“可男子三妻四妾似乎也并无不妥,到底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答复就是拒绝?原来在男女之事上竟然还有这种讲究!”

无数学子此刻犹如醍醐灌顶。

虽然本能的觉得那些话说得有些不对,但此刻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